首页 >  饮食文化 > 正文
地方文化饮食:苏州一碗面
核心提示:对于苏州人来说,“最理想的早餐,是一碗有汤有水有浇头的苏式面。”清早,在苏州的大街小巷的面馆里,坐满了对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埋头苦吃的人们,正儿八经的苏州人,真是一点都不会亏待自己的。
  “不食姑苏面,枉然姑苏行”。对于苏州人来说,“最理想的早餐,是一碗有汤有水有浇头的苏式面。”清早,在苏州的大街小巷的面馆里,坐满了对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埋头苦吃的人们,正儿八经的苏州人,真是一点都不会亏待自己的。
  于是苏州诞生了许多享有盛名的百年面店,比如“朱鸿兴”。
  到这样的馆子就餐,实在不是在吃,而是在品,心中存着与古人共享的意思。
  苏州的面,是如何的精细。这个就不用我说了,仙逝的陆文夫老先生已经作了精彩的描述:硬面,烂面,宽汤,紧汤,拌面;重青(多放蒜叶),免青(不要放蒜叶),重油(多放点油),清淡点(少放油),重面轻浇(面多些,浇头少点),重浇轻面(浇头多,面少点),过桥——浇头不能盖在面碗上,要放在另外的一只盘子里,吃的时候用筷子搛过来,好像是通过一顶石拱桥才跑到你嘴里……当然,这是美食家的做派。吾等只是美食爱好者,无须那么讲究的。
  吃苏式汤面,最要紧的是汤和浇头,汤是用黄鳝骨、肉骨头等熬制出的,有红白二种,白汤汤乳白醇厚,红汤鲜香微甜。浇头就多了,荤的有焖肉、薰鱼、爆鳝、排骨、焖蹄、虾仁等,素的有素交、香菇、辣酱,还有炒肉、扁尖肉丝….其它的一时也想不起来了,就这些,就够我吃的了。
  “陆长兴”的一碗炒肉面,那浇头有肉糜有笋头还有零星木耳,再加上在油锅里炸的焦黑脆香的葱段,热腾腾香气袅袅,汤汁浓而不稠腻,百吃不厌。女儿喜欢吃虾仁面,虾仁小而嫩,很有弹性,有嚼头。还有焖肉面,红白相间的肉先放在滚烫的面汤里捂上一捂,入口即化,实在是好吃的没有话讲哉。
相关新网
栏目公告
图文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协会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