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协会新闻 >  协会动态 > 正文
金洪男拜师
核心提示:  金洪男拜师  金洪男苏州餐饮界一名职业厨师,科班出身,毕业于苏州旅游职中烹饪班,在苏几家大饭店主持烹饪,后转于新梅华掌勺。几十年厨艺生涯造就他高超的烹饪技艺,业已成为中国烹饪大师,又是单正鑫木餐饮
  金洪男拜师
  金洪男苏州餐饮界一名职业厨师,科班出身,毕业于苏州旅游职中烹饪班,在苏几家大饭店主持烹饪,后转于新梅华掌勺。几十年厨艺生涯造就他高超的烹饪技艺,业已成为中国烹饪大师,又是单正鑫木餐饮公司的总经理,近期又任苏州市烹饪协会会长,在餐饮江湖上地位节节攀升。他热爱生活,更爱自己烹饪工作,业余时间用来看书写字书画,又是一位颇具艺术修养的厨师。
  大前年冬天的一日,金洪男打来电话约我去他新搬的家,在木渎影视城旁桃花源的新家去看看,顺便在他家吃一顿晚饭。他在电话里告诉我最好就在这个星期周末,那天他休息,而且他家里人都在……。我还在犹豫中想回答去不了,但总得想一个说词,此时正在一旁听到电话的我老伴接过电话大声说:"好的,到时我们来。"我瞪着眼没好声好气对我老伴说:"不关你的事,抢着答应。"她却理直气壮的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口气似乎比我还硬气。。
  那日我们如约而至,车到桃花源后一路找来,虽然告之门牌号码,无奈那里小区的道路,每家每户房屋如此相同,费了不少周折还找不到目的地最后还是打通电话,金洪男迎出门接我们到他家。一进门他妻子热情打着招呼,叫上两个可爱女儿上来叫"爷爷、奶奶",我也倍感亲切,象是到家一样。他的新家座落在小区一条小河旁,坐北向南连体别墅风水极佳之地。进门一楼为起居室、客厅,二、三楼为卧室,整个房屋装饰明快、简洁、大方,点睛之笔是那些墙上挂着的书画屏条,最底下整一层为金洪男的书房、画室。朝南一面连着一个花园,湖石、水池、花木、雕砖、曲廊设置典雅古朴,颇具旧时苏州大户人家的风韵。一个厨师靠自己劳动白手起家,不断拼搏到现在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居住大宅,印证了习主席讲的:"幸福是靠打拼出来的。"这句话。
  那晚的晚宴菜数多、味道好,金洪男亲力亲为,自己动手烧买。他妻子对我说,平时金洪男作为厨师在家是不烧菜的,今日一反常态认真做起菜来,使得他的两位"千金"女儿雀跃欢呼,这顿晚餐吃得其乐融融,吃得称心满意。厨师永远是善良的,总把世上最美好食物通过自己的烹饪奉献给人们,给人快乐。
  记得那晚的一盆糖醋排骨最让我感动吃到了那时我在松鹤楼学艺时老的味道,那盆深褐色又显微红的排骨堆放在一只洁白硕大的瓷盆中,显得十分庄重,那排骨上包满了酱汁,吃上一口,肉香满口,排骨肉松软、略有韧劲,酸甜适中,在咬嚼中还有一丝丝咸鲜味,还能咬嚼出津津排骨鲜美汁液,口感丰满令人陶醉。席间大家你一句我一言夸奖金洪男烹饪技术好,菜肴可口,不久从厨房中端出一只特大号的海碗,内中盛放着一只大鱼头,热气腾腾上桌了,此鱼头汤,汤色乳白色,整只鱼头上面撒着翠绿香菜末,清香扑鼻,鱼头两侧存放着白色鱼圆、红色虾蟹,汤中底层还有蚬子。我知道这鱼头汤是金洪男的绝活看家菜,说起来也正是此鱼头汤我认识了金洪男。
  早在十多年前,苏城南边有家"新梅华",那里供应千岛湖鱼头汤,声誉雀起,不少食客纷纷前往品尝,一次我约了几位食友前去品吃,那时新梅华在吴中区苏苑饭店附近,店虽小但生意红火,掌勺的就是金洪男,当家是单三男,一个精明又善于管理的老板,他俩一个主持外场,一个主持里场,配合默契,他们开发出千岛湖鱼头汤,鱼直接从千岛湖送来,放养在进门地下一个水池中,顾客可自由挑选。那天我挑选一条最大的鱼做鱼头汤,要求鱼尾做红烧甩水,中间鱼段任由厨师摆弄。不久开始上菜,最先上桌是红烧甩水,虽然此鱼尾没有青鱼尾那样肥腴,但也烧得可圈可点,深枣红的色泽,鱼尾割成六条排列整齐,鱼肉嫩润,鲜美可口,带着一点点苏式的甜味,深深打动我的味蕾。主菜乃是那一大海碗鱼头汤,汤色洁白,鲜美无比,厨师巧用中段的鱼肉制成鱼丸,盛放在汤中,汤中另配着小虾小蟹,此鱼头汤已一改过去苏式鱼头粉皮汤的效果,提升一个档次,我一边吃着鱼头汤、鱼丸,想到这里厨师真会动脑筋,把一条鱼分档取料,物尽其用,恰到好处,利用食材特点,制作美味佳肴来,食毕,老板单三男请金洪男大厨出来跟我见了个面,这是我与金第一次见面,留下一个好印象。想不到今晚在他家还尝到这一手他早年绝活"鱼头汤",使我联想浮云,想起早年他与我的一些旧事。那晚我老伴吃得满心欢喜,少不了在桌面上数落我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欠事,有时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我也没法,只要大家开心就好,有句话说得好:能使你所爱的人快乐,是世上最大的幸福。
  席散了金洪男送我俩出门,在门口他郑重跟我说:"我在餐饮业辛苦干几十年,我从小没有父母,一直想拜你为师,你看怎样?"此话一出我深感突然,正想回答他让我考虑一下。此时我老伴又插上话,大声说:"好的,好的,我答应。"说完她与金洪男会意相对笑一笑。此时我才恍然大悟,今晚此宴真乃是"鸿门宴",可是我老伴早已设计好的"拜师宴",金洪男的拜师走的是夫人路线,捏住我的"死穴",夫人定好调子,我执行罢了,但我心里认定"此生可造也"。
  前年一个春天,金洪男选择在新区一家新梅华店里正式举行仪式,拜我为师了。
 
相关新网
栏目公告
图文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协会文件